公司圣莱-圣莱达2015年度年报显示公司利润总额367.15万元

  • 时间:

【杭州失联女童监控】

受退稅的消息影響,7月15日,聖萊達(維權)股票開盤略微走低之後,出現了明顯的漲勢。截至當日收盤,股價報收8.76元,漲幅10.05%,超過14萬手買單封在漲停板上。

來源:中國基金報莫飛A股市場又出了一樁奇葩事。一家上市公司去年剛剛因虛增業績被監管頂格處罰了60萬。在造假的財務基礎上,企業多繳納了所得稅。一年之後,稅務退還了這家公司多繳的250萬元稅款。

膽大造假操作被頂格處罰不妨回溯一下此前公司收到的頂格處罰罰單。

最終,聖萊達通過兩大違法操作,將2015年度年報合計虛增收入和利潤2000萬元,虛增凈利潤1500萬元,替公司扭虧為盈。數據顯示,聖萊達2015年度年報顯示公司利潤總額367.15萬元,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431.43萬元。扣除虛增金額,聖萊達2015年實際利潤總額為-1632.85萬元、凈利潤為-1068.57萬元。

今年3月,對影視行業的佈局,公司董事長符永利表示,由於影視投資業務周期長,投資風險巨大,公司自2018年起已經不再對影視文化進行新的投資,原有的投資項目也在整合與縮減投資規模。

數據顯示,2014至2018年公司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分別為-1,047萬元、-1,522萬元、-3,530萬元、-5,733萬元、-3,689萬元,扣非凈利潤連續5年虧損,業績非常慘淡。

為防止公司股票被特別處理,胡宜東請求寧波市江北區慈城鎮人民政府(以下簡稱慈城鎮政府)幫助,形成以獲得政府補助的形式虛增利潤的方案:慈城鎮政府不用實際出資,由寧波金陽光先以稅收保證金的名義向慈城鎮政府轉賬1000萬元,然後再由慈城鎮政府以財政補助的名義將錢打給聖萊達。

在公司被認定財務造假後,聖萊達已根據《企業會計準則》的要求對上述會計差錯進行了更正。財務更正之後,企業便向當地稅務申請要求退稅。

虛增收入後收到退稅250萬一則企業退稅公告,引發了市場的熱議。

聖萊達表示,上述退稅事項對公司2019年的損益不會產生影響。根據《企業會計準則》的有關規定,聖萊達文化收到的退稅款合計250萬元將對2015年度的財務報表的利潤數據產生影響,但對盈虧性質沒有影響。

免責聲明: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原作者並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場。若內容涉及投資建議,僅供參考勿作為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隨後,胡宜東瞭解到華視友邦影視傳媒(北京)有限公司擁有某影片的版權,就找到華視友邦法定代表人陳某,請華視友邦配合聖萊達簽訂一份影視版權轉讓協議。

一來一回,公司不僅彌補了60萬元的罰款,還減少了稅收成本190萬元。這麼一看,似乎是賺了?

最終,公司因財務造假而收到證監會警告,並被處以60萬元罰款,時任董事長胡宜東等14名高管遭到數額不等的罰款,胡宜東、實控人覃輝均被採取市場進入措施。

但經過證監會調查發現,影視版權轉讓費及違約後退回的本金及違約金均系通過循環支付完成。隨後為了繼續虛增利潤,聖萊達又開始了第二波操作。

日前,上市公司聖萊達發佈了收到退稅的公告。公告指出,全資子公司寧波聖萊達文化投資有限公司近日收到寧波市慈城稅務所退回的250萬元企業所得稅稅款。

2015年11月10日,聖萊達與華視友邦簽訂影片版權轉讓協議書,約定華視友邦將某影片全部版權作價3000萬元轉讓給聖萊達,華視友邦應於2015年12月10日前取得該影片的《電影片公映許可證》,否則須向聖萊達支付違約金1000萬元。當月,聖萊達向華視友邦支付了轉讓費3000萬元。

公告顯示,2018年5月10日,聖萊達收到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認定公司2015年度虛構影視版權轉讓業務,虛增2015年度收入和利潤1000萬元。

經過兩年努力,今年3月,聖萊達因2018年年度利潤實現扭虧為盈,向深交所申請“摘帽”。3月19日,聖萊達股票開始撤銷退市風險警示。

不過,退出影視文化投資的聖萊達,其業務能否重見亮點,對於投資者而言,仍然是未知數。

熱點欄目自選股數據中心行情中心資金流向模擬交易客戶端太奇葩!上市公司財務造假被罰60萬,結果退稅250萬!造假還掙錢?最關鍵股價也漲停了......

而業績慘淡的聖萊達,股價表現則更是難看。從2017年4月18日,聖萊達收到證監會立案調查開始,公司股價開始走出了一波斷崖式下跌的態勢。2017年4月19日開始,公司股票連收四個跌停板,隨後股價一路下跌,截至到2019年7月12日,兩年內股價從23.13元一路跌至7.96元,跌幅跌幅超過65%。

為什麼會有這一大筆稅款呢?按照公告的解釋,是公司主動申請追討回來的。而稅款的來源,正是聖萊達此前虛增的收入和利潤。

2015年,聖萊達準備發佈年度財報,其中2014年度經審計的凈利潤為負值,時任董事長胡宜東預計2015年凈利潤也會為負值,為防止公司股票被ST,胡宜東希望尋求增加營業外收入,使公司扭虧為盈。

2017年5月1日,聖萊達被審計機構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隨後公司被實施退市警示風險,5月2日起,聖萊達公司股票簡稱變更為“*ST聖萊”。

摘帽後仍業績未見起色實際上,從2014年開始,聖萊達的業績始終處於不斷下滑的態勢,而這也成為公司財務註水、公司股票戴帽的核心原因。

一次財務造假動作,可以通過退稅來彌補,這樣的神操作也著實引發了投資者的熱烈討論。

2015年12月31日,公司又將政府綜合補助1000萬元確定為當年收入。但實際上,為防止公司股票被特別處理,胡宜東請求寧波市江北區慈城鎮政府幫助,形成以獲得政府補助的形式虛增利潤的方案:慈城鎮政府不用實際出資,由寧波金陽光先以稅收保證金的名義向慈城鎮政府轉賬1000萬元,然後再由慈城鎮政府以財政補助的名義將錢打給聖萊達。

不過,這樣的盈利表現並沒有持續。據聖萊達7月12日發佈的下修業績預告顯示,預計上半年凈虧損1750萬元至2150萬元,此前預計2019年1-6月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變動區間為虧損1,750萬元至1,450萬元。

後來因為華視友邦違約,聖萊達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2015年12月,聖萊達與華視友邦簽訂調解協議書,約定華視友邦向聖萊達支付4000萬元,其中包含1000萬元違約金。次年,聖萊達分三筆收到華視友邦轉入的4000萬元,聖萊達將這筆違約金確認為2015年的營業外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