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積極推動市場為LIBOR的終結做好準備

  • 时间:

【奥克斯回应举报】

為了方便讀者理解,我們也適當插入了其他來源的材料和我們的說明。

我希望今天進一步為大家明晰了LIBOR轉變之路接下來的方向,並且相信接下來的圓桌會議也可以進一步達成這樣的目標。最後,我要贊揚一下避免金融穩定性受到威脅的ARRC的委員會成員。

註:這三個問題,簡單說1. 不用LIBOR用什麼參考利率來借貸?

現將誇爾斯講話編譯如下。簡言之,LIBOR消失只是時間問題,應當開始做好準備。

不過,監管機構已經在緊鑼密鼓地準備。LIBOR的英國監管機構英國金融行為監管局(FCA),以及美聯儲等,都積極推動市場為LIBOR的終結做好準備。LIBOR終結的時間點預計是2021年底,屆時FCA將不再要求銀行進行LIBOR報價。

誇爾斯所指應為FCA的表態對於LIBOR將終結這一點已經有廣泛認知。……今天,我將闡述LIBOR可能如何終結的細節,而不是會否終結。

來源:雲鋒金融封面來源:Pixabay導讀此前,我們曾經討論LIBOR的消失。作為金融市場長期廣泛使用的定價參考利率,Libor將消失似乎聳人聽聞。

1 .能夠剋服LIBOR不穩定性的替代參考利率;

2、LIBOR transition and contractual fallbacks,FCA,28/01/2019

2.  另外,因為LIBOR除了用於現貨市場,也廣泛用於衍生品市場,因此,替代利率也需要有相應的流動性較好的衍生品市場,以利於市場參與者對沖風險。

出於對LIBOR穩定性的擔憂,美聯儲召集了替代參考利率委員會(Alternative Reference Rates Committee’s,簡稱ARRC)。ARRC有責任為市場提供如下工具:

同時,ARRC為新發行的參考LIBOR利率的現金產品提供了更好的後備方案表述(fallbacks language)。很明顯,目前很多合約中的表述並沒有預見和考慮LIBOR永久終結的情況。ARRC的後備方案表述體現了廣泛的市場參與者的意見,相關後備方案表述提出了一套穩健且經過深思熟慮的步驟,明確將結束LIBOR納入考慮。從謹慎的風險管理和受托責任的角度,我敦促各位,無論是發行人還是投資者,都應該利用好這些後備方案表述。

資料來源:1、”The Next Stage in the LIBOR Transition“ Federal Reserves, 03/06/2019

3. 最後,LIBOR終止是一個時點(根據FCA是2021年底),但仍有合約在參考LIBOR確定,這些合約期限有可能會覆蓋到LIBOR終止之後,到時候怎麼管理這個風險,合約需要怎麼調整?

我要再探討一下我們的監管壓力測試的問題。最近一些人聲稱,將借貸合約中的LIBOR替換為SOFR,銀行在壓力情景下的凈利息收入預期會被壓低,這不利於銀行通過美聯儲的監管壓力測試。但是正如我們最近發佈的監管壓力測試模型的進一步描述中所說,壓力情景下凈利息收入預測的利率變量,是十年國債收益率、三個月國債收益率和十年BBB評級的公司債收益率。也就是說,凈利息收入的監管預測主要基於這樣一個隱含假設,即LIBOR和SOFR會隨著短期國債利率的變動而被動變化。鑒於這些機制,選擇以SOFR而不是LIBOR貸款不會導致壓力情景下預測凈利息收入的下降。

註:ARRC是美聯儲於2014年召集成立的私營部門行業組織,它成立的目標是為美元LIBOR尋找替代參考利率,制定相關合約的最佳操作,並制定LIBOR有序過度的落實計劃和指標。該組織有20多個工作小組,涉及上百個機構,1800名工作人員。

ARRC已經提供瞭如上工具,在座各位應開始考慮使用。LIBOR的穩定性只能維持兩年半,LIBOR向終結過渡宜早不宜遲。我相信ARRC已經選出了最合適和保證利益最大化的前進道路,不過不管你們如何選擇這些路徑,現在就開始轉變市場參考利率,將有利於審慎的風險管理和對股東及客戶負責。

3. 能夠限制LIBOR終止所帶來的風險的合約模型。

6月3日,美聯儲負責監督的副主席蘭德爾•誇爾斯(Randal K. Quarles)在替代參考利率委員會*(ARRC)的圓桌會議上發言,進一步警告LIBOR將退出市場,希望業界做好準備。他同時建議,應當從現在開始停止使用LIBOR。

在組織ARRC時,我們建立了公私部門合作模式,以解決關鍵的金融穩定性風險。最終,LIBOR相關的都是私人合約,最終要靠私營部門推動這種轉變。在座每個人都必須考慮最優的風險處理辦法,而公共部門必須協助。在最近的金融穩定委員會舉行的LIBOR過渡的圓桌會議上,我們聽到私營部門的呼籲,要求我們更清晰地說明轉型對監管和稅收的影響,並要求我們採取更加“強硬”的監管方式。

Edwin Schooling Latter, 英國金融行為監管局(FCA)主管,ISDA年度法律論壇演講 2019.1.28

但是,還有一個更容易的路徑:那就是停止使用LIBOR 。在當前的時點,繼續使用LIBOR似乎很容易:LIBOR大家都很熟悉,而且市場流動性仍然不錯。但是,放在未來看,這一決定就可能是有風險的。當LIBOR終結後,很難向人解釋,為什麼被警告之後仍繼續使用這一即將終結的利率?而且,僅僅依賴於合約中的後備方案陳述,也會為合約過渡帶來操作風險和經濟風險。企業在評估繼續使用LIBOR的成本時應當考慮上述因素,投資者和借款者在接受掛鉤LIBOR的工具時也應當考慮這些風險。如果你們認真考慮這些因素,我相信你們會發現,現在開始向去LIBOR化是符合你們利益的。

註:SOFR是有抵押隔夜融資利率,是以美國國債做抵押的利率,而LIBOR是無抵押的銀行間利率。按理二者之間存在信用利差。也許這是有人認為銀行如果參照SOFR而不是LIBOR來借貸可能壓縮利差的原因。FCA也曾經討論了這一點:對於新合約,可以按照SOFR加上預計利差來制定,而涉及舊合約的後備方案,則可能需要根據歷史情況確定靜態的信用利差(credit premia)。這樣,就降低了銀行凈利息收入被壓縮的可能。

目前,我們已經進入向終結LIBOR過渡的關鍵階段。

3、“Libor將結束,Hibor會如何?“雲鋒金融22/03/2019

美聯儲的監管部門已經在與大型公司的監督討論中包含了一些LIBOR過渡計劃的細節。美聯儲期望其監管下的銀行已經開始對這個計劃做一些準備工作和應對措施,並且隨著2021年末的到來,這些工作能夠日趨完善。我們的監管方法將持續根據機構規模和LIBOR風險的複雜程度進行調整,但是我們對於大型公司的應對計劃期望日益提高,大型公司們應該認識到這一點並抓緊準備工作的進行。我們會從這些公司獲取反饋,並根據這些反饋來評估我們下一年對它們的監管期望。

2. 為該參考利率的衍生產品市場提供流動性,以便於持有現金者可以對沖利率風險的計劃;

首先,ARRC所選擇的LIBOR替代利率是有抵押隔夜融資利率(the Secured Overnight Financing Rate,簡稱為SOFR),並開始為SOFR創造衍生品市場,以便於市場參與者可以為其現金敞口進行風險對沖。目前,芝加哥商業交易所(CME)、倫敦結算所(LCH)和洲際交易所(ICE)都為SOFR提供了期貨市場和掉期市場,這些市場的參與量也在與日俱增。我希望,這些市場上流動性提高後,可以幫助你們關掉LIBOR倉位。與此同時,每個人都要參與國際掉期與衍生工具協會(ISDA)就LIBOR的衍生產品合約的後備條款的咨詢,並簽署相關ISDA協議,以使得這些LIBOR相關後備條款能夠應用於遺留衍生品合約。這對保證全球金融體系的穩定性至關重要。

自2014年以來,官方機構就已經公開警告,LIBOR或不再穩定。雖然沒有多少人將警告當回事,但是我們之前指出的風險卻愈加嚴重。英國金融行為監管局已採取行動期望維護LIBOR的穩定,但這樣的干預效果只能持續到2021年末。在這樣的情況下,一些人仍舊期盼LIBOR可以永久存在。我今天希望大家嚴肅地面對LIBOR會退出市場的警告。雖然具體的退出時間和進程仍不確定,但是LIBOR的監管者已經表示:現在更主要的問題不是LIBOR是否會結束,而是LIBOR將會如何結束。這一信息已經明確無疑。

現在是時候認真對待私營部門的上述訴求了,而我們也正在這樣做。比如,美聯儲正和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等監管機構一起,對遺留衍生工具的保證金規則的處理工作向市場做出更清晰的說明。相關機構員工正在針對現存非清算掉期合約的起草保證金規則修訂方法,以確保這些合約因為去LIBOR化及貫徹ISDA協議而產生的變化,不會影響到這些合約的“祖父地位”(grandfathered status 即,這些合約的執行,依照合約生效時的保證金規則,而不是去LIBOR化的新規則)。這是ARRC的一項關鍵訴求,我們期待公眾對該提案的看法。

免責聲明: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原作者並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場。若內容涉及投資建議,僅供參考勿作為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