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役国家-南非国家战争学院——不做学员的“保姆

  • 时间:

【马丽承认怀孕】

(作者單位:國防大學聯合作戰學院)

我剛到學院報到時,著實有些不習慣,感覺它似乎不像個學校——既看不到整面牆的大屏幕,也見不到一排排的計算機。我不由好奇,這樣的條件,能確保教學工作順暢展開嗎?

牛 濤【編輯:田博群】

“對不起,你選擇的登陸地點和航渡時間,海軍能力和環境無法滿足需求。”推演過程中,陸軍行動計劃參謀制訂的陸軍航渡行動和登陸行動方案,遭到海軍行動計劃參謀的強力反駁。後者還拿出作戰環境、作戰能力等數據作為支撐。

除了“非保姆式”的教學保障,學院課堂上“火藥味兒”十足的討論也讓我印象深刻。我原以為,這些身為南非國防軍高級軍官的學員,在討論中會照顧彼此情面,然而實際上卻針鋒相對。

我的疑問很快就消除了。原來,南非國家戰爭學院的教學保障,通常靠學員自己動腦筋、想辦法,教學所需物品都得“自力更生”。事實也證明,這種“非保姆式”的教學保障,從一定意義上能激發學員的學習熱情和探索精神,還有助於培育其團隊協作意識。

南非國家戰爭學院——不做學員的“保姆”

上圖:南非國家戰爭學院組織戰役計劃推演討論。牛 濤提供

考核期間,4名考核教員會在學員推演各自行動計劃或保障計劃時隨時打斷,並就作戰能力、作戰時間、作戰地區、作戰任務、行動方法等細節問題進行追問,頗有不問到啞口無言誓不休的架勢。

戰役計劃推演前,學員會根據自己擔任的角色,分別制訂陸軍、海軍、空軍以及特種部隊行動計劃和保障計劃。除了都要以實戰為標準,學員們還要應對推演過程中其他角色的“質疑”,以及後期考核中教員的“刁難”。

學院不僅在裝備物資保障方面堅持“非保姆式”原則,而且將這一原則推進到課堂上。“學員是學習的主體,要想拿到好成績,必須自己想辦法。”學院教務長在一次戰役計劃推演前說的這句話,很快就被學員們落實到了推演中。我在推演中看到,每個小組分工明確:負責繪製地圖的學員,可以徹夜不眠,只為盡可能將地圖繪製得精準一點;負責修改完善作戰計劃的學員,也是想盡辦法將作戰計劃制訂得周密一些。

南非國家戰爭學院,旨在培養南非未來領導人和軍隊高級指揮與參謀人員,與南非國家防務學院並稱國防軍高級培訓的“雙旗艦”。在課程設置上,該學院突出聯合作戰指揮,以及戰役籌劃等相關內容。

今年1月,我來到位於南非行政首都茨瓦內的南非國家戰爭學院,進行為期一年的留學培訓。回望這段即將結束的留學生活,我印象最深刻的,當屬學院獨到的教學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