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主任-红军就强调了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性

  • 时间:

【宁泽涛女友曝光】

如今,這個政治指令,就掛在興安縣界首鎮三官堂的紅軍渡江指揮部舊址內。撫摸著被炮彈震得剝落的牆壁,塵封於歷史的喊殺聲,仿佛從江底傳至江面。

“老游擊隊員”手捋鬍鬚,猶似告別故土親人,隨紅軍遠征;“青年指戰員”面龐清瘦,目光剛毅,浴血奮戰後留在臉部的創傷隱約可見;雙目緊閉的“女紅軍”似已含笑九泉,但發自內心的微笑彰顯著為有犧牲多壯志的情懷;“孩子”的眼睛睜開望向遠方,昭示著美好幸福的未來……

在腳山鋪阻擊戰打響前,紅軍部隊來到全州縣才灣鎮才灣村駐扎,向群眾宣講政策,還幫著村民劈柴、掃地、挑水。和不少村民一樣,村民蔣石林的爺爺蔣忠太自發地幫紅軍磨米、蒸紅薯,給部隊帶路。戰鬥打響後,仍有村民冒著生命危險給紅軍送飯送水、協助搶救傷員。

為什麼當地老百姓冒死支持紅軍,甚至參軍參戰?因為他們心中明白,紅軍不惜犧牲生命,是為人民謀幸福。

正如一位黨史專家指出:“湘江戰役的全過程,就是我黨在紅軍中建立的思想政治工作發揮作用的過程,是戰爭實踐檢驗的過程,同時又是進一步錘煉思想政治工作的過程。湘江戰役為後人留下了無數極為珍貴的精神財富,思想政治工作就是其中最為重要的一項。”歷史告訴現在和未來,在黨和國家事業中,思想政治工作永遠是生命線,永遠是前進動力,永遠是團結勝利的保證。

這是最險惡的一天。凌晨1時半,朱德給全軍下達緊急作戰命令。兩小時後,周恩來又起草電報發至全軍:一日戰鬥,關係我野戰軍全部西進,勝利可開闢今後的發展前途,退則我野戰軍將被層層切斷。我一、三軍團首長及其政治部,應連夜派遣政工人員分入到各連隊去進行戰鬥鼓動……

水碧江寒向北流,蕭瑟之風湘江來。回溯80多年的時光,來到1934年的12月1日,那場生死線上的激烈角逐,徐徐鋪展在眼前。

根據這個政治指令,當時廣大政工人員不僅下連隊做動員工作,還直接參加戰鬥,讓思想政治工作變成了強大的戰鬥力。

這樣的問號,還可以列出長長的一串。桂林市黨史研究室副主任王文勝說:“其實這些問題的答案,就在紅軍將士和老百姓的心裡。”

紅軍一向重視思想政治工作。早在1929年12月通過的古田會議決議中,紅軍就強調了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性。湘江戰役中,大家寧願犧牲自己,也要掩護友鄰;幹部為戰士斷後,戰士拼命救護幹部……這樣感人至深的溫暖畫面,不僅彰顯紅軍將士用生命創造的奇跡,更凸顯我軍思想政治工作的巨大威力。

一批批官兵倒下來,一批批將士又衝上去。這天下午,當紅八軍團政治部主任羅榮桓蹚著刺骨的江水踏上湘江西岸,回頭看時不禁熱淚盈眶,他的身後只剩下一個小紅軍,肩上還扛著一架油印機。

坐落於廣西興安縣獅子山的紅軍長征突破湘江烈士紀念碑園,大型群雕栩栩如生,藝術地再現了紅軍長征血戰湘江的壯烈場景。碑園無語,微風低訴,仿佛在講述著80多年前那一幕幕英雄故事。

一位專家曾提出:湘江戰役中,黨和紅軍處於絕境之中,誰也看不到前程,為什麼大家沒有去自尋出路,部隊沒有垮掉散掉,反而團結一致,勇往直前,衝出五倍於己的強大敵軍的重重封鎖?為什麼紅軍指揮員犧牲的比例最高,從師長政委,團長政委,到連長指導員,不少部隊幹部犧牲殆盡,都是下級甚至戰士站出來指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