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虎工程-钱七虎又带领团队开展抗深钻地武器防护的系统研究

  • 时间:

【新版第五套人民币】

“我有任務,走了。”在那些不分晝夜、緊鑼密鼓工作的日子里,錢七虎和很多科學家一樣,出發時只給家人留下這短短6個字。

“‘忙’是我一生的寫照,忙了就快,走路快、吃飯快,現在還是忙忙忙、快快快。”如今,錢七虎已年逾八旬,但依舊步履矯健、思維敏捷。他說,有生之年,要始終像一名戰士,為鑄就“地下鋼鐵長城”不懈衝鋒。

“我是1937年出生的,那時民族災難深重,母親在逃難途中的小船上生下了我。”經歷過戰火硝煙的錢七虎深知:沒有強大的國防,就要受欺負。高中畢業時,錢七虎積極響應國家號召,到新成立的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讀書。畢業後他留蘇深造,回國後一頭扎進防護工程領域。

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錢七虎又帶領團隊開展抗深鑽地武器防護的系統研究,並提出了建設深地下防護工程的總體構想。經過數十年的研究,他和團隊人員攻剋了一個又一個難關,實現了深地下防護工程抗鑽地核爆理論和技術的突破,為首腦指揮中樞、戰略武器安上了“金鐘罩”。

“一個人活著為了什麼?”這是60多年前,在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就讀的錢七虎接受的第一堂革命人生觀教育課。

上世紀60年代,戈壁深處的一聲巨響,荒漠升起一片蘑菇雲……當人們歡呼之時,一群身著防護服的科研人員迅速衝進了核爆中心勘察爆炸現場,錢七虎便是其中一位。

“防護工程是我們國家的地下鋼鐵長城,‘矛’升級了,我們的‘盾’就要及時升級。”錢七虎沒有躺在功勞簿上止步不前,他帶領團隊瞄準前沿、迎難而上,一次次的科研攻關、一次次的破解難題,參與並見證了我國防護工程研究與建設從跟跑到並跑,再到逐漸領跑的全過程。

在為空軍設計飛機洞庫門的兩年多時間里,錢七虎常睡在辦公室。他在國內率先引入有限元計算法,還創造性地提出了使用氣動式升降門方案。

“一輩子搞了那麼多課題,但培養人才是我最大的課題。”聊起事業未來的發展,錢七虎的眼神中充滿了對人才的殷殷期盼。與他的學生探討業務,錢七虎打電話一聊就是半個小時,自己孩子的電話號碼卻記不住。從上世紀90年代起,錢七虎用自己的院士津貼、獲獎獎金設立了慈善基金,重點資助貧困失學兒童。今年初,他又將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800萬元獎金悉數捐出,重點資助西部貧困學子。

為祖國鑄就堅不可摧的“地下鋼鐵長城”,是我的畢生追求,也是我的事業所在、幸福所在。 ——錢七虎

奮鬥一甲子,報國六十年。60多年裡,中國工程院首屆院士、陸軍工程大學教授錢七虎始終堅守愛黨、報國、強軍的赤子情懷,戰鬥在大山深處、戈壁荒漠、邊防海島等工程一線。國之需要,我之理想。錢七虎用實際行動給出了自己的人生答案。

師之大者,為國為民。作為多個國家重大工程的專家組成員,錢七虎在港珠澳大橋、南水北調工程、西氣東輸工程、能源地下儲備等方面提出了切實可行的決策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