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中国贾府-明星黄晓明上一个老综艺节日被群嘲上热搜

  • 时间:

【艾美奖】

高貴有靈性的金陵十二釵嘲笑起鄉下人來也欲罷不能。比如妙玉,劉姥姥用過的杯子,她沒法繼續使用,必須扔掉。用行為提醒別人註意階層差距,不要“過界”,這種做派,放在電影《寄生蟲》里是有生命危險的——男主人不過是嫌棄了一下司機身上的屬於窮人的半地下室的氣味,就被自尊受傷的司機捅了一刀。

明星上綜藝節目遭到“群嘲”的原因,往往是某些言語或行動代入感太強,讓觀眾想起生活中遇到的某人。

《紅樓夢》里劉姥姥就被賈府眾人群嘲過,大家伙兒憋著勁兒拿她取樂,王熙鳳給她插了滿頭花打扮得像個老妖精,準備了笨重的象牙鑲金筷子要她夾鴿子蛋,鴛鴦讓她表演飯前“祈禱詞”“老劉老劉食量大如牛”,所有人等著聽她說行酒令“大火燒了毛毛蟲”。但是劉姥姥怎麼應對的?她拿出老藝術家的修養,大大方方表演,賈府內外充滿快活的空氣,姑娘小姐們像做了一次心靈馬殺雞一樣恣肆快活。

群眾需要不必負責任的歡樂,可無論相聲小品還是喜劇電影都越來越不可樂,像硬撓咯吱窩,而在網絡上自己發現和總結的“梗”因為參與感強,歡樂加倍,表演者如果肯自覺配合,提供多一些“料”就更有意思了。

聲明:刊用《中國新聞周刊》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中國新聞周刊》2019年第35期

明星黃曉明上一個老綜藝節日被群嘲上熱搜,戲謔“明學”成為娛樂現象,他以一己之力扛起了節目收視,讓隊友們收穫好感,連前兩季的點播量都上來了。他就如同《天龍八部》里的慕容復,以一人之失敗襯托喬峰、段譽、虛竹三個主角的高大、成功。

《人生在世,誰沒非議?》文/閆晗發於2019.9.23總第917期《中國新聞周刊》

“群嘲”往往帶著一種智力、道德或品位上的優越感,抱團攻擊某個可笑之人隱蔽安全,自己的不厚道能得到一種精神上的豁免。看透這種荒謬感,被群嘲或許就不會那麼難受。

之前大S“打擊”阿雅,讓很多人想到自己的損友,不自覺受了傷,替“弱者”阿雅鳴不平。黃曉明的霸道總裁範兒,則讓人聯想起剛愎自用的上司或者父輩。一旦進入集體狂歡之後,其餘的吃瓜群眾也一擁而上,“懟”就成了政治正確和時尚潮流,如果當事人表態時不顯得心大,還會被說成沒有娛樂精神。

但劉姥姥卻似乎有神功護體,沒有表現出不適,而是樂呵呵地出洋相,“不過大家取個笑兒”。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她通透大方顯得很酷,讓笑她的人都不好意思起來。

太陽每天都是新的,圍觀者總會散,他們過一陣就會找下一個樂子去了。

人在江湖,誰能不遇上點非議?面對嘲笑,不妨拿九陽神功護體:他強任他強,清風撫山崗,他橫由他橫,明月照大江。他自狠來他自惡,我自一口真氣足。